穆婉兰秀眉微蹙,道:“不会吧,他好歹也是你们局里的二把手,你能奈何得了他?”我淡淡一笑,语气凝重地道:“给我半年时间,或者最多一年,我能把他踩在脚底下,你要不要打个赌?”

  穆婉兰火辣辣的道:“不是一个人难道还和高启荣睡啊?唱完歌之后,给他找了两个小美女,送到酒店去啦。”这下我放心了,嘿嘿一笑,试探着问道:“一个人?兰姐,你老公没在家陪你啊?”

  甚至,个别地方的领导,借着这个政策,进行假破产,真逃债,以各种手段,侵蚀国有资产,饱私囊,因而实质性地推动了破产风的蔓延。

  
目录

3年前·连载至774:大结局

   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

    版权信息